• 姆巴佩和莱万多夫斯基罚进点球,法国和波兰在 2024 年欧洲杯上打平

    基利安·姆巴佩在鼻子骨折后回场时罚进一球,但罗伯特·莱万多夫斯基的回击使法国和波兰在周二的 2024 年欧洲杯最后一场小组赛中以 1-1 战平。 多特蒙德的比赛结果,加上奥地利同时以 3-2 战胜荷兰,法国队以一胜两平的成绩获得 D 组第二名。 法国队将于下周一前往杜塞尔多夫与 E 组亚军进行 16 强比赛,对手可能是比利时、罗马尼亚、斯洛伐克或乌克兰。 “我们必须珍惜我们所做的一切。我们有资格。我们知道下一场比赛的时间(7 月 1 日),即使我们不知道具体对手是谁,”法国队教练迪迪埃·德尚说。 “我们已经实现了第一个目标。即使我们没有获得我们想要的位置,因为我们排在第二位。一场新的竞争即将开始。” 姆巴佩戴着口罩保护受伤的鼻子,在奥斯曼·登贝莱被放倒后,他在下半场早些时候踢进一粒点球,使法国队领先。 这是姆巴佩在欧洲锦标赛上的第一个进球,也是法国球员在今年的锦标赛上打进的第一个进球——他们之前唯一的进球是奥地利的马克西米利安·沃伯尔将球踢进自己的球门。 然而,莱万多夫斯基是波兰历史最佳射手,他在大腿受伤后首次在 2024 年欧洲杯上首发,他在比赛还剩 11 分钟时通过点球扳平比分。 他的第一脚射门被迈克·迈尼昂扑出,但莱万多夫斯基被允许重踢,因为法国门将在球被击出之前离开了球门。 法国队的结果意义重大,因为他们现在与葡萄牙、西班牙和德国分在了同组,如果法国队能位居小组第一,他们就能避免这种情况。 2022 年世界杯亚军在这次比赛中表现往往不够精准,缺乏力度,如果他们想赢得比赛,他们肯定需要改进这次的表现以及他们之前的小组赛表现。 波兰队在这场比赛之前就已经被淘汰,成为第一支在输掉前两场比赛后出局的球队。这个结果至少让米哈尔·普罗比尔兹的球队挽回了一些自尊。 “很遗憾我们没能从小组出线,”普罗比尔兹说。“我们与上届世界杯​​的亚军实力相当。” 格里兹曼缺席 当球队阵容公布时,引人注目的不仅仅是戴着口罩的姆巴佩的回归——他错过了法国队与荷兰队 0-0 战平的比赛,安托万·格里兹曼不同寻常地被排除在首发阵容之外。 相反,巴黎圣日耳曼边锋布拉德利·巴科拉首次代表国家队首发。 莱万多夫斯基回到了十年前他为多特蒙德队成名的球场,在上半场获得了一次绝佳机会,皮奥特·泽林斯基的传中将球顶偏。 姆巴佩在开场阶段很难留下自己的印记,偶尔停下来调整口罩,并在闷热的天气中在饮水休息时完全摘下口罩。 特奥·埃尔南德斯是第一个考验卢卡斯·斯科鲁普斯基的法国球员,他代替沃伊切赫·施琴斯尼首发出场,后者将在欧洲杯后不久从波兰队退役。 与此同时,姆巴佩在上半场快要结束时开始活跃起来。 两次他在禁区左侧与巴科拉快速传球,但射门被扑出。 斯科鲁普斯基随后在比赛重新开始后向左扑救,挡住了姆巴佩标志性的弧线球,但他对第 56 分钟打破僵局的点球无能为力。 登贝莱的最终表现几乎不存在,直到他在右路突然加速,被雅库布·基维尔放倒。 意大利裁判马尔科·吉达立即判罚点球,姆巴佩踢进一球,然后摘下面具庆祝。 然而波兰队并没有屈服,当替补球员卡罗尔·斯威德斯基被达约特·乌帕梅卡诺绊倒时,他们自己也赢得了点球。 裁判最初示意比赛继续,但在被哄骗到 VAR 监视器后,他改变了主意,判罚了点球。 莱万多夫斯基在助跑时失误,迈尼昂扑出了他的第一次射门,但这位巴塞罗那前锋在第二次射门时没有犯任何错误。 吉祥官网总站第二届征文比赛落下帷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