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月19日,BTV体育台《足球100分》专访了前北京国安总经理高潮,采访中高潮对自己在任期间没有拿到冠军感到很遗憾,此外,对于黄博文杨昊的离开,他很后悔放他们走。

  对于自己“二大爷”的称呼,高潮说道:“当时帕切科来的时候,都管帕切科叫‘帕大爷’,我当时和他在一起,他说为什么管我叫大爷啊,我说在北京,你显得老,50多岁,正好还剃一光头,他说那你呢,我说你是一队主教练,你是大爷了,我不就是二大爷了吗,就是这么来的。”

  有国安球迷们觉得高潮长的有喜感,对此,高潮调侃说道:“在平时可能喜欢开玩笑就觉得有喜感,但从真正的长相来说,是有苦感,你看我的抬头纹特别多,这就是长期受压迫,长期受罪造成的。我现在跟别人说话都不敢抬头,显得特别老。”

  想到自己在国安的生涯,高潮说道:“如果你没做,会去设想要是做了会怎么样,但是你做了没做好不后悔,毕竟做了,但是我能力有限,只能做成这样,只能找不到外援的时候唱《忐忑》,找到外援的时候唱《晴天》,就这水平,你再说我也这能力。我后悔没拿下一个冠军,后悔有些球员没留下来,黄博文啊,杨昊啊,还有其他几个球员没有留下来,这也跟自己刚开始工作对很多事情不太熟悉,或者自己有一种掉以轻心啊,把很多问题看的简单了,都有关系。”

  至于自己离开国安的心情,高潮回忆说道:“那天我很平静,我把所有的桌子东西都收拾完了,应该是大年三十的头一天,然后我关门之前,拍了一张照片,然后我就离开了,默默的离开了。谈不上解脱还是遗憾,用一个准确的词形容当时的心情很难,一点儿失落感都没有,真的,离开办公室以后,楼道里静悄悄的,没什么人,你回到家后肯定有个适应过程,这个适应过程,并不你对权力和岗位的留恋,而是你不用每天七点半起床了,不用了,每天可以睡到自然醒了,每天晚上不用担心第二天还要上班,还要早睡,这种感觉对我来说挺好的。”

  外界认为,高潮在位期间的国安是精神面貌、球队状态包括成绩最好的时候,高潮表示:“球迷对不同时期的主教练都有不同评价,国安是一代代传承下来的,是一个好的基础在先,才有了我在位期间的成绩。有一次主场输山东鲁能,每次比赛完我都会等球迷散场后,很多事处理完才回家,那场比赛一完我坐车就回家了,不能接受,心里面不能接受这个现实,不愿意见任何人,不愿说任何话,坐车就回家了。”

  虽然高潮已经从总经理的位置退下,但是谈到国安的风骨,高潮说道:“永远争第一吧”。对此,高潮有他自己的认知:“北京队过去,只要跟国家队比赛,国家队很少能赢,包括洪元硕、于景连这些老北京球员,他们这些人打比赛,尤其是对强队,完全能够豁出去,没有任何包袱,用北京话说叫不忿儿,慢慢形成了北京队精神上的特点,他们踢球很聪明,因为北京人跟北方、大连、沈阳相比我们还是比较瘦小,就形成了小快灵的风格。国安这些年,这种风骨,尤其是精神层面,基本上是延续下来,遇到强手后愿意把字觉得技术层面全部展现出来,国安现在这种精神层面还是比较鲜明的,血脉上继承了老北京的传统。”

  至于国安上赛季成绩不是很理想,高潮点评道:“一个传统的强队,会有一个周期,他可能会有三年,五年会有一个变化,包括今年变化这么大,包括主教练啊,外援也在更新,老队员又长了一岁,从精神层面来讲,还是不错的,大家尤其是一些关键比赛,大家都在拼,展现自己的战斗能力,作为球迷来讲,对于球队的成绩,都期盼取得好成绩,虽然不是俱乐部的总经理,但我也是国安球迷。”




现在输入激动!

吉祥体育官方网站

猜你喜欢

现在输入激动!

吉祥体育官方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