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足球的方式挥别金庸江湖,那些绿茵场上的“侠之大者

10月30日晚7点刚过,查良镛先生匆匆离别世间,高寿九十四岁。说来巧合,两年前同日他的梦侣夏梦女士离世,同月同日说了再见,带着几分武侠世界的浪漫。


“凡有水井处,皆能识金庸”。有人说,金庸的武侠世界是华人永远的精神家园,只有通过这个世界,当代中国人才能与曾经那个带着塞北朔风、江南细雨、羊肠小道、酒旗烈风的古典时代狭路相逢。是故,在这个时刻,我们也想用足球的方式纪念先生为我们留下的那段美好的时光,和那个远去的快意世界。就让我们以盘点球星的方式,也来臧否一番金庸群侠中的“绝顶”人物。


可别说这是唐突先生的成果。毕竟先生的武侠世界里,最不缺乏的就是浪漫的侠气,与难违的天命;而这,也是足球世界兜兜转转以后,留给我们的最深刻的东西。


【傲绝杨过——贝克汉姆】



杨过一生,唯傲与狂可以定义。他从小受尽困苦,全凭苦练成才;练得神功,刚一出手便令世人震惊。从坏小子成长为神雕侠,杨过的成长道路上缺不了小龙女的帮扶,他的绝世武功也多半由这段非圣傲贤的旷世奇恋而来。襄阳城下,那个曾经恨郭伯父的少年终于成为了英雄,留给江湖一段神雕侠侣的传说。


贝克汉姆的职业生涯与杨过不少相似。成长于伦敦东区,小贝的年轻时代艰难困苦,他的回应是挂起轮胎,一个个练习,终于练成了贝氏弧线,仿似杨过的“黯然销魂掌”。杨过长相俊朗,无数姑娘为之倾倒;小贝也是世纪之交的头号英俊小生,多少少女魂牵梦萦。就像杨过年轻时做出的糊涂事一样,贝克汉姆先有98世界杯染红下场,后又招致飞靴被赶出山门,但他的“玉女”维多利亚帮他指明了职业生涯的方向。时光荏苒,小贝从年少轻狂的新星变成了稳重的队长,一道弧线送英格兰进世界杯,半年后腰助皇马神奇逆转夺冠,这位偶像派用自己的实力留下了一个令人感怀的“贝影”。


【义绝郭靖——杰拉德】



“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”。郭靖一生从塞北到江南,从撒马尔罕到襄阳廿年,似乎只是为了一个不变的使命:心中最朴素的道德与善。尤为令人赞叹的是,面对潮水般的蒙古军队,面对明知必败的局势,这位真正的英雄挺立在东方,一次次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直到最后力竭殉国。郭靖的努力没能换来什么荣耀,但人生义贯如此,不必追求一个结局。


杰拉德的足球人生,最突出的就是这个“义”字。从伊斯坦布尔的雷神之怒开始,他一次次率领球队冲击最高荣誉,追寻英超锦标;就算是豪门金元招揽、旧友暗送秋波,他也从来不为所动。二十年的辛苦,杰拉德从青年变成中年,不变的是他那一副一力破十会的内功;就在要登上荣誉高峰的时刻,他突然摔倒,像郭靖出城陷于乱军那样,让读者心中骤然一紧。虽然没有荣誉加身,虽然没能终老红军,但杰队对俱乐部的这份忠义,是金元时代令人自豪的不朽诗篇。


【伤绝萧峰——巴拉克】



本是英雄帮主,却被突然逐出;本有回天之力,却无一时顺心。萧峰比起郭靖,多得是身份不明的委屈,多得是爱情无果的绝望,多得是朋友寥落的哀伤。雁门山前,教单于折箭,六军辟易奋英雄怒,萧峰的人生就此达到了巅峰;可巅峰转瞬即逝,萧峰像狼一样逝去,悲剧意味达到了顶峰。天龙八部写尽三个字“求不得”,萧峰就是个中翘楚,伤感绝乎其后。


远去的巴拉克,便是萧峰在这绿茵世界里的倒影。空有绝技傍身,却在巅峰期离开拜仁;空有领袖气质,却以12个亚军屡屡扼腕。曾经的巴拉克一脚远射石破天惊,大力头球无人能挡,一己之力带领低谷球队成为世界亚军。可运去英雄不自由,巴拉克的职业生涯后半段太过悲伤,三亚王、四亚王的背后,是不能再进一步的可惜。10年世界杯前,巴拉克满心想着证明自己,却在最后一场俱乐部比赛里被博阿滕铲伤,让德国队开启了新的时代。若说谁像萧峰那样终身困在“我是谁”的问题里,出生于东德、领袖在西德的巴拉克当之无愧。


【痴绝段誉——托雷斯】



凌波微步加六脉神剑,是段誉闻名天下的两大法宝。长相靓丽、精通诗书、过目不忘而又痴心绝对,这让段誉成了金庸书里最潇洒的“好人”高富帅。世人记住段誉,则是记住了他和王语嫣的那段情缘,让这个男孩成长为男人。


凌波微步加六脉神剑,同样是“托宝”曾经纵横足坛的法宝。速度飞快,此所谓凌波微步;时灵时不灵的射门,就是六脉神剑了。虽然武功没能修炼到顶级,可托宝却是最幸运的那一个,曾经在切尔西单刀破巴萨,曾经在大赛上躺赢三冠王,端的是人生赢家。不过除了幸运光环,托雷斯却也始终对马竞念念不忘,在二进决赛的那年里,他老夫聊发少年狂,眼神里满满的都是男人的坚毅。从意气风发到举步维艰,再到阅尽千帆后的我心依然,托雷斯怎一个“痴”字了得。


【怪绝药师——伊布】



黄药师有魏晋之风。书中写此人最痛恨道德人物,也从不为自己辩解。但此人又有难得的真情,为亡妻痛哭、为忠臣致敬,显出自己的强烈好恶。黄药师之“怪”,怪在了不同于常人的行为上;黄药师不怪,则是因为他永远遵守自己的本心。


马中赤兔、人中伊布,也有点黄药师离经叛道的意思。人前的伊布大言不惭,总是“上帝第一老子第二”;人后的伊布却很有幽默感,让不少人对他评价不错。评价虽然不错,你也不能触他的逆鳞,不然他在训练场上就和你打架。但真和他交心,他又会掏心掏肺的对你好,比如马克斯维尔,更比如他的小家庭。都云伊布怪,谁解其中味?伊布觉得不需要别人解读,进500球就够了,来是国王,走是传奇。


【圣绝近南——马尔蒂尼】



金庸作品人物这么多,出淤泥而不染的或许得有陈近南一个。“为人不识陈近南,纵使英雄也枉然”,在那个礼崩乐坏的大背景下,在碧血剑、书剑恩仇录和连城诀人人自危、人人有污点的大时代里,陈近南用自己的操守保住了人性的光芒。韦小宝在民间摸爬滚打,染上了一身的毛病,可在陈近南的病榻前却哭的昏天黑地,知道自己“终究是个没父亲的野孩子”。虽然着墨不多,但永远从大局出发的陈近南,算是金庸武侠中真正接近“圣人”的一个。


足坛陈近南是谁?马尔蒂尼或许当之无愧。他的家族世代为米兰效力,他的漫长生涯则为米兰留下了无数荣誉。出场647次打进29球的他,拿下了7次联赛冠军和5座欧冠,完成了空前绝后的壮举。从马尔蒂尼退役开始,米兰的至暗时刻渐渐到来;如今,它的黎明依旧在地平线上徘徊,不知米兰球迷是否会想念队长镇守后方的岁月,如同陈近南还在的鹿鼎记一样留住一丝光明。


【情绝令狐——内马尔】



笑傲江湖写的是江湖,在江湖中人人不得自由,人人不得好下场;只有重情的令狐冲超脱了江湖,得到了最好的下场。令狐冲是浪子,表面上处处留情;但他心里却是情圣,处处不忘旧情。一段痴恋到底抵不过“下山采茶去”,但他的独孤九剑却愈见精纯,无招胜有招。


足坛江湖里,也并不是都见得自由。今天大会主题是批鸟,明天主题就变成了批瓜;今天皇马被人收集材料,明天巴尔韦德偏要不甘落后。偏居巴黎,内马尔却能挑动江湖,这和当初少室山上的英雄大会有些相似之处。内马尔痴恋布鲁娜,两人时而分手、时而和好,写尽了愁肠缱绻;但随着时间推移,他的独孤九剑也有不小进步,只可惜无招胜有招的是身边的小兄弟。有人说内马尔今生就这样了?别小看他,令狐冲内力尽失的时候,谁想到他有一天能成为五岳掌门?


【双绝——C罗独孤求败,梅西太极正宗】


文章最后,总还是要回到时代的主流上来。遍观当今英雄,有一人凭宝剑纵横河朔,无人应其锋芒;其后改用紫薇软剑,误伤义士弃之深谷;再后换用玄铁重剑,重剑无锋,大巧不工;最后草木竹石皆可为剑,武功大成。这位英雄生涯四次转型,第一次轻灵锐利,锋芒过人,赢得欧冠一座;第二次上下左右无所不能,可惜被强敌遏制,一度泪洒领奖台;第三段改为中锋,大巧不工,终让三冠功成;如今草木竹石皆可为剑,无论是场上还是场下,都显示出随心所欲不逾矩的道行修为。



遍观当今英雄,还有一位可以与其抗衡。其人少年时武功不显,但经高人指点,身上内力源源流出,迅速成了一派宗师。在他身上,此前诸代内功心法集于一身,练就了毫无偏邪的纯阳之力。在他荣耀之时,威震九州华夏,尽显武功之美;当他渐渐老去,虽不贸然出手,却已经达到了无不如意的超然境界。这位英雄年少历困厄而成大才,19岁闪耀最高舞台;20代前半纵横天下无敌手,将足球推至新的艺术境界。如今年过而立的他虽然体力不如从前,却不时传出精妙好球、打进完美射门,依旧是那个太极正宗,以柔克刚的功夫越来越好。


 



为何天下英雄辈出,却是这两人称霸武林?还要从金庸先生的文意说起。在金庸的武侠系统里,招数用到极致,就将无人可挡;内力练到极致,同样难逢敌手。而C罗梅西两人,不管是战术转型频繁还是踢法愈加老练,都依旧代表着足球世界的最高成就。梅罗时代终结的呼声也许会随着赛季的深入渐渐退潮,而梅罗依旧会在那里,打破着他们的记录,享受着观众的掌声。不同于金庸先生的作品,我们看到了独孤求败与张三丰的巅峰时刻,也就更像记录下他们给我们带来的惊喜与感动。这份惊喜与感动,超越了锦标与胜负,超越了荣誉与庆祝,达到了足球艺术的纯粹境界。在这种纯粹当中,一个绿茵世界向我们徐徐展开。


正如那个远去的武侠世界。金庸先生去了,武侠的美留在了过去的时代里;足球也许总有一天会随着时代变迁而褪色,但曾经的美好也会留在我们的记忆中。正是那份超脱现实的东西,穿越时代,历久弥新。

(编辑:姚凡)